水分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分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店风情凤凰原创大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9:11 阅读: 来源:水分计厂家

川妹子:老师您好!

紹章:您好!

川妹子:还记得我吗?

紹章:怎么不记得?当然记得。您是我第二故乡的朋友。

(半年前,一位名叫“川妹子”的不速之客加我为友,我一看资料上的“所在地”,原来是我30年前工作过的那座城市。所以,见了我第二故乡的同胞,感到格外亲切。通过初聊,我了解到,她所开的那爿烟酒零售小店,与我工作过的厂子近在咫尺。我在那里开车整整跑了十年,调回家乡工作已经30多年了。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我都怀有深深的眷念之情。自然,我们聊得很投缘,很开心。期间,我问那里的公路变化;我问那里的城市建设;我问我原来工作过的央企的发展和效益……,她都了如指掌件件作答!和这位女士聊天,我仿佛有一种旧地重游的惬意和快乐。虽然仅仅聊过一次,但印象却是非常深刻的。)

川妹子:我知道您很忙,所以一直没敢打扰您。只聊过一次,而且时间过了这么久,难得您还记得我,真的很感谢您。

(继而,她向我发出了视频邀请。我上网以来,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异性视频,因为我认为,主动“出击”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很可能违背对方的意愿而留下“非分之念”的坏印象。毕竟,女性有其自身的顾虑和保留。而川妹子邀我视频,那是对我的尊重和信赖,起码她有一种安全感才会有如此盛情。

川妹子的影像出现了:时行的披肩发式,天庭饱满,两道好看的弯眉留有明显的化妆痕迹。杏眼、粉腮、薄嘴唇,彰显出几分精明和干练。她上身穿一件苹果绿短袖汗衫,坚实凸显的胸脯和细腰,足以展示她的健康和苗条。只是,她的靓丽与背景上陈列的烟酒货架似乎有些很不协调。这样一位青春年少、气质优雅的女士,颇像久坐办公室的白领丽人,哪会是烟酒小店的女老板啊?她微笑着向我挥手在打招呼。那神色、那笑意,似乎有些疲惫。她大概有三十多岁吧?与她资料上填写的年龄有很大出入。所以,我不由自主地问她)

紹章:您今年芳龄几何?

川妹子:我的资料都是真实的,今年四十三岁了。

紹章:真的不像。年轻、貌美,像三十岁!

川妹子:您过奖了。嗨——!女人四十豆腐渣,人老珠黄了。我今天是想问您一个问题。

紹章:您说吧。

川妹子:您懂法律,所以,我考虑再三,终于决定向您请教一下。

紹章:您怎么知道我懂法律?

川妹子:我曾看过您的一篇日志——《上访泪》,所以,我知道您懂法律。

紹章:可惜,那篇日志只存在了3天就被封杀了,难得您还记得它。其实,我对法律仅仅是懂点皮毛而已,您有什么难题提出来咱共同探讨吧。

(她沉思了片刻,似乎打消了顾虑。)

川妹子:我想问问您,离婚,女方提出索要20万元养老费,会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紹章:是您要离婚吗?

川妹子:不是,我已经离婚五年了,早就一刀两断了,我是为别人咨询的。

紹章:我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案例。女方索要20万,是要有充分理由的,婚姻存续期间的经济状况、离婚的起始缘由我都不清楚,我怎能答复您呢?

川妹子:说起来话长。还是从我自身说起吧。

(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位川妹子是个单身。如果是她自己提起诉讼索要20万,即使理由再充分,已经离婚五年了,早就失去了诉讼时效,法院是不予支持的。所以,她说她是为别人咨询的,我是深信不疑的。但是,既然是为别人帮忙,怎么她要从自身谈起呢?这里面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呢?我不禁产生了深深的好奇和疑惑。)

川妹子:我原来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爱人在县城城关派出所任所长。当时,女儿已经考上了重点高中在校住读。我在国企担任财务会计。每个周末,一家人聚在温馨的港湾,其乐融融。这样的小康之家,不管是左邻右舍还是单位同事,都交口称赞、羡慕不已。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晚上,老公突然提出要和我离婚!在此之前,我早就隐隐约约听过一些风言风语:老公在单位和新分配来的警花有染。人嘴两张皮。那些道听途说并没有动摇我对老公的信任。因为他已进不惑之年,哪能和20岁的黄花少女苟合?尽管他经常很晚回家,甚至夜不归宿,但我深知,公安办案是常事,一直坚信他决不会出轨。可是,这次他却开诚布公地向我承认了事实真相:他和那个警花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怀孕了!当时,犹如五雷轰顶,我懵了,不知是真是假!等我清醒过来后,他已是泪流满面了,乞求我“救救他。”因为这不仅仅是名声的问题,而且关系到他的仕途升迁——目前,上级正在考察他,准备提拔他为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为了成全他,我毅然决然答应了他的请求——协议离婚了。

我们离婚后,前夫并未如愿,在计生委的介入下,终于东窗事发,不但没能晋升副局长,反而所长职务也被撤消了,沦为一名普通干警。在此期间,我所在的企业因为改制,我被迫买断了工龄失业了!为了谋生,我离开了令我辛酸痛苦的小县城,来到这里,用我买断工龄的资金,开了这爿烟酒零售小店。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举目无亲,里里外外就我单人独马打理生意。仅仅30多平米的底商门面房,中间筑起了隔断,前面是“营业厅”,后半部是卧室。这就是我的全部财产和所谓的“家。”为了供养女儿上学,为了支付我的养老保险金,我不咬牙坚持,我不付出血汗能行吗?

紹章:您们协议离婚,财产是如何分割的?女儿的抚养费前夫不负担吗?

川妹子:人都失去了,我还要财产有何意义呢?为了成全他,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而离异了。孩子何去何从,根据她自己的意愿,跟我生活在一起。

(我被川妹子的刚强、自立所感动!为了尊严,一个女人创业谋生确实难能可贵。可是,那样显失公平的协议离婚,我不知她对前夫是爱、是怨、还是恨?怎么会净身离家呢?倘若是诉讼离婚,在分割财产时是要对等的;而且,对有过错的一方,只要证据确凿是要判令少分的。显然,过错在前夫,而她却是无辜的!现在,也许是她的生活难以为继而悔悟了,所以她才向我咨询:主张索要20万元的养老费!尽管她声称是为别人帮忙而咨询,但她却在一味地诉说自己的协议离婚案。我似乎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潜台词。)

紹章:现在,您的生意景气吗?

川妹子:怎么说呢,还算勉强吧。

紹章:你们母女的生活怎么样?

川妹子:女儿已经上大二了,在省城。生活费用由前夫担负一半。

紹章:小店就你自己吗?没有顾员工?

川妹子:本小利薄,哪顾得起员工?起早贪黑只是挣个辛苦钱。

(讲起她的辛苦,她说她每天5点钟就起床,料理家务,打理生意一直忙到晚上8、9点钟,长年累月没有一个替手换脚的帮手,确实感到力不从心、疲惫不堪。所以,她很想找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为了打发夜晚的孤单和寂寞,她学会了上网聊天。有人问她为什么上网,她很坦率地声称:就是为了解决切身的婚姻问题。)

紹章:你怎么没有求助于婚介所啊?

川妹子:去过,也见过几次面,但都不太理想。只能自力更生了。

紹章:网络是虚拟的世界,能有真情吗?很复杂的呀!

川妹子:怎么说呢?说有,也有。但是………

(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川妹子在网上的“征婚”告白,果然引来了蜂飞蝶舞。经过遴选,她终于爱上了一位远方的网友——甘肃省某铁路局的一名蒸汽吊车司机。经过半年多的网聊、网恋,她们从网上走入了现实,同居了。但是,那个司机却是个有妇之夫!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成为她的婚恋首选呢?既然有家室,能给他婚姻吗?

那个男人网名叫老黄,家居甘肃农村,现年55岁,在铁路机务段开蒸汽吊车。因为和妻子感情不合,已经分居三年了。他说:即使终生单身,也要挣脱那沉重的枷锁。即使没有遇见川妹子,那名存实亡的婚姻迟早也要离异的……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人都有不幸的婚姻,彼此的理解、同情和怜悯,使两颗心靠得更紧了。当然,川妹子的态度很明朗,她要的是婚姻和家庭;渴望能与老黄重新筑起温馨的港湾。于是,老黄信誓旦旦地向他承诺,他的决心已定——离婚!

今年春天,老黄一年一度的年休假,要来小店与她相见。川妹子欣然同意了。)

紹章:见面前夕,您对那位老黄了解得深透吗?

川妹子:当然比较全面。

紹章:老黄的婚姻不幸,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川妹子:他说,他的老婆在家不务正业,长年赌博。他上有一个八十来岁的老父亲,得不到应有的赡养。下有一双儿女都在上学。他长年住在单位,只有周日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要和老婆吵架,没有丝毫的共同语言。后来,干脆和妻子分居了,已经三年多了。

紹章:哦。你说,他已经55岁了。比你大12岁,这样的年龄差距你能接受吗?

川妹子:女人找大男人更有安全感。重要的是人品。通过半年来的网聊,使我深深感受到,他善解人意,淳朴、善良、诚实、可靠。

紹章:他的长相怎样?你长得这么青春年少,他一定也很帅气吧?

川妹子:我们视过频。论长相,真的很一般。但是,我不在乎这些。我求的是本分,心好就成。他有正式职业,有稳定的经济收入。我没有过高的奢求,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后半生有个安全可靠的归宿,能过普通人平淡、安稳的生活。

(川妹子让我点击老黄的qq空间,去欣赏那位老黄的相册。果然,那是个长相平平、尽管穿着打扮很时髦,但却有点土气和苍老,55岁的人要说60多岁并不夸张。一个43岁的女人长得颇像30岁,却爱上了一个长相60多岁的男人,真的令人不可思议!这样悬殊的差距,我不能不为川妹子而惋惜!但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想,网上填写的资料未必都是真实的)

紹章:老黄的实际年龄真的是55岁吗?

川妹子:没错。他曾把他的身份证复印件传给我验证。他qq上的头像与身份证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紹章:他是以什么名誉和身份来小店和你相见的?

川妹子:当然,他和家人只说去外地旅游。至于来我小店是以什么身份,并不重要。既然我们在网上已经以身相许了,都是过来人,只能上什么山唱什么歌,栽什么树吃什么果了。

(看来,这位川妹子是个胆大敢爱之人。把网恋和现实视为情感的高度统一体,大有你情我愿,双赢互利的无畏精神!这样的畸形婚恋,经过艰苦奋斗、努力争取,能够结出婚姻的硕果吗?)

(网恋酿成婚外情大有人在,遭遇一夜情不乏其人。那位老黄果真不远千里、如期、如愿的来到了四川。女人在接站归途中,首先给客人在旅馆登记了下榻的房间,然后一起来到了烟酒零售小店。

两个情情相慕,意意相牵的人,多少个不眠之夜,想的是对方,今天终于相见了。站在面前的川妹子,是个风韵绰约,光彩照人的女子,与视频中的影像更胜一筹——她身材苗条亭亭玉立,行动轻盈如春风摆柳,开口似莺声燕语温柔喜人。四目相对,任何一个男人,莫不怦然心动;站在她面前的虽然不是伟岸俊男,却与视频中的深爱所差无几。尽管缺乏潇洒中高雅之气质,谈吐中却有几多幽静、深刻和厚重。所以,川妹子的期望值并无巨大的心理落差。

当天晚上,两个人都有一种相聚很晚之感。男人尽管经历了长途劳顿,却是精神焕发;女人由于倒计时的昼思夜盼,几天缺乏睡眠,却是精力充沛。面对面的长聊不疲不倦,有诉不完的情话,有讲不完的故事,更有情不自禁的笑声。时间在飞速地流逝,情感在逐步升华。零距离的交流,比视频更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和冲动!直到凌晨一、两点钟。男人才恋恋不舍地、象征性地勉强挪动脚步,婉言要回旅馆就寝;另一个却秋波传情,依依挽留。那久违了的家的温暖、那梦寐以求的良宵美景触手在即,即使“预支”了又有何妨?是的,一个是离婚5年如同久旱龟裂的不毛之地;一个是三年分居,在爱的荒原沙漠里艰难跋涉、苦苦寻觅的探险者,他们对雨和水的渴求,是多么的强烈!所以,小店的灯光终于熄灭了……

两个人在小店里如漆似胶地度过了5个幸福的蜜夜。真可谓是你情我愿、各有所得、互利双赢。临走那天,虽然是傍晚的客车,但小店整天没有开业。就像给远征的丈夫打点行装一样,川妹子清早起,就为老黄清洗好替换的衣服。她一边精心地熨烫、折叠;一边在心中回味着那段甜蜜、幸福的5天5夜。老黄勤奋、体贴,每天老早就起床为她打来豆浆早点,给她放在床头前。然后蹑手蹑脚地跨入外间开板营业。多年的疲乏劳累,使川妹子得以喘息、歇整、补偿,每天她都日上三竿才姗姗起床,但是,老黄却早早就在前厅匆忙接待顾客,俨然是小店的主人!川妹子要清理卫生,老黄会夺过她手中的拖把让她休息。去进货,也是老黄自告奋勇独自承担,让女人在店里留守照常营业……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不仅能在阴下乘凉,而且能够挡风遮雨。这不正是她翘首企盼的美好生活吗?为此,她被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才是真正的家呀。但是,这样的时光犹如天上的流星,她感到是那么的暂短、匆促难以割舍。怎奈他有工作,身不由己。现在,老黄就要打道回府了,她哪能不依依挥泪呢?

在月台上等侯来车的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双手相牵。女人温柔地搜索着男人的装束,为他系好领扣,给他抻抻衣角,是那么深情。临别的话语,虽然有些苍凉哽咽,但却充满了憧憬。她们重复着今后的规划,展望着未来共同营造爱巢的幸福。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她们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风雨同舟,抵达彼岸!当然,她们目前最大的障碍,也是川妹子要求明媒正娶、缔结她们美好新生活的第一步,就是要尽快地解除老黄与妻子的婚约。这一重任,老黄满口承诺——所以,他说他回到家中的当务之急是——离婚。绝对要川妹子放心!

列车启动了。川妹子的眼圈红了,鼻子酸酸的。列车在加速;她在追赶着窗口,相互挥泪招手。列车承载着川妹子的期盼、牵挂和憧憬很快便消逝了,但她还在月台的尽头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她是那么的忧伤、惆怅和孤独。透过模糊的泪眼,她似乎看到一座富丽堂皇的海市蜃楼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天幕上闪耀着一道绚丽的彩虹,显得格外壮观………

(我与川妹子的聊天,她语音口述;我戴耳麦收听、打字回复予她。所以,速度比较快。)

川妹子:他回到家中,首先获得了老父亲的大力支持。八十岁的老人听说儿子要离婚欣然同意。因为老人早就受够了儿媳的虐待和屈辱。

紹章:这是老黄给你发回的第一号信息?

川妹子:不是的。他回家首先是用手机和我报了一路平安。后来都是在网上交流的。

紹章:离婚,关键是要和当事人摊牌。他和妻子正式提出离婚了吗?

川妹子:没有。他说,他还需要时间。

紹章:你能给他多少时间?你们的情和爱,毕竟是以婚姻为最终目的的,要想拥有合法的婚姻作保障而达到“长治久安”,老黄势必要打破现有的一切,冲破家庭的罗网,重新开始。他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吗?

川妹子:有。我是绝对相信他的!一个人不辞辛苦,万水千山从甘肃来这里相会,这足以说明他的诚意和决心。俗话说“好事多磨”,我坚信这一点。可是,过了一个多月,他才和我说:老婆不同意离婚。

紹章:是吗?老婆不同意,他总得给你个说法吧?

川妹子:他说,万般无奈,他想出个折中的办法。

紹章:怎么个折中法?

川妹子:他说他还有5年就要退休了。退休前,他每年可以利用年休假来这里团聚。等他退休之后,他就‘私奔’来这里生活,一起和我经营小店,只当没有那个家。

(我差点被逗笑了。好一个‘曲线救国’的良方妙策!这样的承诺,能有说服力吗?)

紹章:这么长远的“五年计划”你能接受吗?

川妹子:当然,心有不甘。我要的是明媒正娶,期待的是合法婚姻。

紹章:两个人已经三年分居了,他的妻子为什么不肯离婚呢?

川妹子:是的,我也是这样问他。他说,妻子没有工作。妻子说:离婚可以,但有个条件——离婚不离门。要他支付20万元的养老费就办手续。

紹章:这样苛刻的条件,老黄能够承受吗?

川妹子:他是工薪族,哪会有这样的能力?

紹章:他向你求助过吗?

川妹子:他说,他知道我的小店本小利薄,更没有力量支援他。所以,他也是被逼无奈。

紹章:看来,你们的婚恋航船真的是搁浅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川妹子:我离过婚,但那是协议离婚。条件是你情我愿。我劝他走诉讼程序。所以,我想问问您:他的妻子主张索要20万元的养老费,会不会得到法律的支持?

紹章:他愿意通过诉讼程序离婚吗?

川妹子:他很无奈,通过诉讼离婚,没钱也是无济于事。

紹章:明白了。完全明白了!目前,你们在网上交流,还像以前那样热烈吗?都是谈论什么话题?

川妹子:遇到了困难,当然缺失了往日的激情,多的是困惑。每次上网,他总是躲躲闪闪。即使是我主动点他聊天,他也是匆匆几句话,借口太忙而谢幕。

紹章:发生这样反常的现象,意味着什么?你仔细想过没有?(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时过境迁而采取的一种战略转移罢!)

川妹子:想过。他是怕我催问离婚的进展情况。为了避免尴尬,他才如此回避。其实,我并没有追问他,我已经把身体和心一起交付与他了,他的难处和痛苦也是我的困惑与无奈。只能与他一起分忧才算是同舟共济。目前,他需要的是温存、体贴和安慰。需要的是理解、同情和鼓励,所以,我不能催他、挤他、责问他,如果迫不及待地埋怨他,更会雪上加霜增加他的精神负担。尽管我也感到很矛盾、很痛苦,但我还是鼓足了勇气向您请教:诉讼离婚,他的妻子主张索要20万元养老费,能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我也是想帮帮他。

(嗨——!善良的川妹子,事已至此,她还在幻想着奇迹出现!一个痴情女子,往往固执。由于痴情固执,必然会催生出“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冒进之举!我感到,她应当去看看心理门诊。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需要“画疗”?)

(有这样一则小故事——皇帝最宠爱的小妃子死了,由于情深似海,皇帝痛不欲生。茶不思、饭不咽,昼思夜想“病入膏肓”,吃什么仙丹妙药都无济于事,眼看大限在即。为了拯救皇帝的性命,皇宫发布了“招贤”榜文:谁能治愈皇帝的怪病,封候、进爵、重赏!自然,连太医都难以治愈的疑难重病,谁敢应征?但还是有人揭了皇榜——是一位画师!

画师不懂医术,不明药理,难道能治病吗?能!这位画家很懂心理学。因为皇帝的病灶不在机体、脏腑而在精神。只有解除皇帝的爱恋痴情,走出精神漩涡自然康复。所以,画师不诊脉、不处方,而是采用“画疗”的方法医治皇帝的心病。他画了一幅又一幅小妃子暗自出宫与他人偷情做爱的各种淫荡画面。那时候,没有照相机,那一幅幅画稿生动逼真、惟妙惟肖。皇帝逐一审视,精神受到了强烈的震撼。感到小妃子与他并无真情,而是欺骗她、背叛他。于是,皇帝从爱到怨,从怨到恨,渐渐的清醒过来,对小妃子油然而生仇恨,还能继续迷恋于她吗?皇帝的心病就是这样被画师给治愈的。

为了唤醒川妹子的痴疾,在艰难中能够采取断然抉择,何不仿效画师的“画疗”方法试一试?画家的想像、杜撰、虚构,尚能治愈皇帝的心病,那么,川妹子荒唐的婚恋情缘,其中有很多疑点和漏洞,如果晓之以理,陈其厉害,令其幡然醒悟、弃暗投明,何尝不是一件善事?)

紹章:其实,你在网上“征婚”,最基本的第一要件,对方必须是单身。而对方是有妇之夫,根本就不具备应征条件,所以,他介入你的情感世界,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一种隐患。老黄从思想意识上不能不承担主要责任。

川妹子:我们开始,也只是一般网友的聊天,并没有谈论情感婚姻之事。后来,话题广泛了,才讲起了各自的不幸婚姻,那种同病相怜的共鸣,使感情有了质的变化,才促成了你情我愿。老黄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家室。何责之有?

(看来,我的“画疗”第一幅画稿就被川妹子的“辩护”而否定了!这幅画还是欠火候。何不加大“剂量”?她们从网络走入现实,不能不是荒唐之举,如果没有同居那一幕的发生,老黄不能离婚,各奔前程互不往来也许不会产生当前的痛苦和困惑。)

紹章:老黄不远千里来看你,这无可厚非。但是,既然你是以获取婚姻为目的,老黄应当把自己的婚姻了断之后再来,那样,单身对单身的对等交往,可能更方便一些。即使是铸成“实事”,也可以理解。你想过没有?一年一度的年休假,他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父亲,下有一双上学的儿女,都渴望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即使是他与妻子感情不合,也要顾及老小。哪能抛家舍业来四川相会?

川妹子:这才更显示他对感情的珍惜和渴望。所以,我很感动。

(我想,川妹子只是偏信一面之词。细细思索,老黄常年在外住宿工作,如果他的妻子像他所说“不务正业,长年赌博、虐待老人”,家中的儿女和老人怎么生存?家中承包的土地如何耕种?春天,正是播种的大忙季节。而他却把唯一的年休假耗费在“千里有缘来相会”上!也许,当她们正沉浸在蜜夜的狂欢之中,家中的妻子正在田间从事沉重的耕作;也许,他的老父正在拄杖、椅门望眼欲穿地期盼着儿子归来;也许他的一双儿女正被学杂费所困惑……这样缺乏责任心的男人值得她去爱吗?爱一个人,不但要看清被爱的人,更要看到与其密切相关的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案例时有发生。我不敢断言男人编织了诱人的谎言,但我只想通过一个个小故事,利用迂回的方式指出问题的实质而启发她。既不伤害对方的面子,也不影响我们聊天的友好氛围。让她自己感悟出误入歧途的事实。但是,收效甚微。)

紹章:老黄所有的言辞和承诺,你都深信无疑?既然你要的是婚姻和家庭,就不得不慎重分析和全面考察。

川妹子:爱而不疑,疑而不爱。既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我无怨无悔。(我心想:这样的饭能够继续吃下去吗?)他是铁路上的司机,那是要害工作,是要绝对政治可靠的。一个政治可靠的人,绝不会说谎话的。他的身份证复印件我看过,五天的相处我印象深刻。遇到困难,我哪能打退堂鼓呢?我不能辜负于他。

(人民币尚能伪造,制作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又有何难?有的部、厅级高官,正在单位作反腐倡廉的报告,却被反贪局从会场上戴上手铐带走了。一个蒸汽吊车司机因政治可靠而不说假话,这样的逻辑推理未免有些牵强。但我只能把问题看透而不能说透,免得让她尴尬。

五天五夜的缠绵相知,那只是人生的极小极小的一个瞬间。对方努力展示的是自己最优秀、最光辉的一面,任何缺点和不足,都被掩饰到九霄云外。面对化了妆的脸谱,再通过想像和推断,又会给对方锦上添花,从而更加欣赏对方的可爱和纯真。老黄的勤奋、体贴,不正是被川妹子格外欣赏而肯定的优良品质吗?看来,性爱在川妹子的心里是身体和真心的付出和给予,是“从一而终”的宣言书,向世人宣告名花已经有主!那个五天五夜的缠绵同居,是她新生活的里程碑,饱含着后半生的希望和寄托!甜蜜的同居,意味着情定终身举行的一个仪式,是不可更改的!而老黄宁愿离婚、舍家,甚至私奔,充分表达了她对川妹子的同等回报。可是,老黄的承诺,那毕竟是纸上谈兵,至今没有兑现。川妹子的想像和憧憬与现实还远隔万水千山。而她却在继续痴迷地去努力、去付出、去奋斗。所以,我的所谓“画疗”开导,不得不宣告失败!)

那末,做大手术能否唤醒、挽救川妹子的症结呢?

紹章:离婚案件索要20万,那是精神损害赔偿费。还没有听说过索要“养老费”这个词。即使是索要“精神损害赔偿费”,也是要有条件的,哪能信口开河漫天要价?

川妹子:……

紹章:如果按老黄的诉说:他和妻子因感情不合已经分居三年了。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因感情不和分居满2年的就可视为感情破裂,法院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可以判决离婚。

他说他老婆“不务正业,长年赌博”,仅凭这一条,法院也可以判决离婚。因为离婚的要件之一是:“一方有赌博、吸毒等恶习的”准予离婚;

他说妻子虐待老人。这在婚姻法上也是有明确规定的:实施家庭暴力或以其他行为虐待家庭成员的,也可以判决离婚。

如上三条,只要符合一个条件,老黄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提起诉讼,与老婆离婚。

川妹子:……

(老黄所谓的“不幸婚姻”是否属实,只有天知道!但善良的川妹子却是坚信不移。老黄从四川回到家中,又以老婆索要20万元养老费为由不能离婚,继续忽悠女方。居然想出一个“曲线救国”、“一国两制”的“天方夜谭”——在老黄退休之前,每年利用年休假来四川与川妹子团聚,等5年之后他退休了,再离家出走与川妹子共同经营小店!这样宏伟的“五年计划”,只有法盲才能接受?因为那是一条充满罪恶的情路——有配偶的人又与他人结婚的,即使是没有登记,而长期以夫妻名誉同居了,也构成了事实重婚!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以夫妻关系同居的,同样构成了重婚。重婚罪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以情、以理,以法,掰开揉碎,条条说尽,似乎仍未彻底消除川妹子的痴情!一个出类拔萃的国企财务会计,智商必定超群,但其情商却是如此浅薄!也许,她会继续幻想、等待老黄的离婚;也许,她会沿着老黄精心设计的“五年计划”走下去。漫漫情路,苦苦求索,悲剧喜剧?何去何从?以后的故事,还是作为悬念,留给聪明的读者去续写吧!对川妹子我只能哀其不幸,怜其不争。

啊!女人,痴情的女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