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分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分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们从未停止捕捉生活的阳光因为不幸更懂得追逐梦想【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42:24 阅读: 来源:水分计厂家

这是一群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也更加坚韧的准大学生。羽翼未曾丰满,他们就为家人遮风挡雨。在江苏希望工程圆梦行动申报助学金的准大学生身上,我们看到生活不幸投下的阴影,但令人钦佩的是,他们却从未停止过对阳光和梦想的追求。

“我想学医,

用仁心回报社会”

左手抓住一根表面黏滑的长柳条,右手拿着粗铁条弯成的镊子,家住沭阳县的李楠手法纯熟地夹住柳条根使劲一拽,整根柳条皮就被剥下来。

个头小小的,像个初中生,但李楠做起事来却像个久经历练的大人,十几分钟过去,地上就堆起十几根光溜溜的柳条,每100根扎一捆,一捆要花3个小时,“我每天能剥400根,1根8分钱,一天能赚30多块钱。”

记者看到,由于常被柳条划伤,李楠手心里有一层薄薄的茧,“其实我还好了,妈妈平时都是一个人剥,暑假我们会一起做,卖的钱都用来买文具和生活用品了。”李楠十分懂事,在她初三那年,父亲被确诊为胃癌,这个有四个儿女的家庭顿失支柱,接近崩溃的边缘。“爸爸手术切除脾胃后本应多休息,但没多久就到工地上搬砖,一天只能赚个百十块钱,苦苦支撑这个家。”高三时,父亲病故,对她打击很大。李楠的班主任茅鹏注意到,这个瘦弱的女孩有时候会一边学习,一边落泪。早晚饭一般只吃馒头、鸡蛋饼,午饭是一份米饭和素菜,她几乎不吃荤菜。“即使这样,她成绩依旧很好,还在学习之余寻空安慰自己母亲和弟妹。”

父亲走后,李楠和上学的弟妹,年老多病的爷爷奶奶,全靠妈妈一人种着家里的8亩地支撑。所幸给爸爸治病期间,李楠的小叔叔用自己打工的积蓄和借款共20万元支援了这个家,现在家里欠债不到两万元。如今,李楠顺利收到南京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临床医学专业,“爸爸的去世让我受到很大触动,我想做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用仁心去医治病人,回报社会与好心人。”

“想研发药物,

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

如东县河口镇烈士陵村的吴诗琪不爱说话,即使说话时,声音也小小的,吐字不太清晰。诗琪的奶奶冯志梅告诉记者,小学一年级时,诗琪因病致听力受损,过了不久,父母离婚,妈妈离家出走,再没回来过,从那以后,诗琪默默封闭自己。回忆起那段时光,诗琪的父亲吴晓春既心疼又愧疚,“当时我就经常给她讲一些科学家的故事,开导她、鼓励她。”面对家人的开导,吴诗琪也曾偷偷哭过,但只跟家人说“我没事”。

吴晓春在洋口一家化工厂打工,这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家里虽有两亩地,但多病的爷爷奶奶没有劳动能力,看病开销很大。但这个坚强的小姑娘在学习上从没有示弱,如东栟茶高级中学物化尖子班里,竞争非常激烈,由于她听力二级残疾,从初一开始就佩戴助听器,上课时的艰难可想而知。

“只能够看老师的口型听个大概,剩下的靠自己”,吴诗琪说出自己的学习秘诀——她从不准时去食堂吃饭,因为排队太耗时间,她总是学习到人少了再下去吃饭,课余时间她几乎都是在座位上补笔记。“宿舍晚上10:20准时熄灯,禁止使用手电筒,我就在脑子里回忆复习梳理学过的知识。”即使到了假期,吴诗琪依然每天五六点起床,在家里看书学习,成绩一直稳居班级前五。全国英语竞赛三等奖、省物理竞赛二等奖、省生物联赛二等奖……各种奖状厚厚一叠铺满整张桌子。

吴诗琪考取了中国药科大学药学专业,“我报这个专业是要研发出治疗耳朵的药物,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说到这,这个说话声音小小的姑娘突然爽朗地笑了。

为了妈妈的微笑,

他从中专生变为大学生

2015年9月1日,在弥漫着喜悦的开学季中,南京市高淳区阳江镇屏梗4村的孙鹏带着失望与自卑走进高淳中专校15级机电班,脑子里只想一句话:“我是中考失败者,我再也不可能考上大学了。”

11月初,孙鹏的妈妈患上癌症。看到病床上饱受癌症折磨的妈妈,孙鹏嚎啕大哭,精神几近崩溃。“妈妈曾对我说,我不能上大学,她很失望。”这句话让孙鹏一下子成长起来。他想起班主任的一句话,“如果能够进入竞赛班,拿到省赛的金奖,就能保送到本科院校深造。”

孙鹏振作精神,毅然走进竞赛特训班,做好“魔鬼训练”的准备。但这对初中物理成绩一般的孙鹏来说比登天还难,专业理论和电路图让他几欲崩溃,可一想到病床上的妈妈,孙鹏便不敢放弃。经过近10个月日夜苦练,孙鹏以南京市赛选拔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参加省电气安装技能大赛资格。就在省赛的前3天,妈妈病情恶化,这个消息让孙鹏颤抖中一屁股坐在地上,但他强忍着泪水和巨大的精神压力,走进赛场。

“我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给妈妈惊喜。因为医生说心怀希望的病人抗病能力更强。”可是精神压力太大的他,只拿到了银牌,与金牌擦肩而过。孙鹏记得,妈妈知道后用微弱的声音鼓励自己,“儿子,你辛苦了,银牌妈妈已经很满意了。”

“我一定要赢给妈妈看!”竞赛发榜的当晚,孙鹏再次走进竞赛训练中心,重新再来。每天夜里训练结束,独自骑车回到20公里外的家里照顾妈妈。寒冷的夜晚,骑着电瓶车回家的孙鹏冻得浑身发抖,“但一想到身患重病的妈妈需要我,就什么痛苦都忘记了。”

第二次竞赛机会终于来了,今年3月,孙鹏如愿获得金牌,被保送南京工程学院数控专业,9月将开始他的大学生活。

本报实习生 许 玉

本报记者 杨频萍

埃克斯幻想下载

梦回情缘

蜀山行记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