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分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分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改革开放40年后湖国际赵荣军再见了那个曾被培训所累的后湖【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4:48:05 阅读: 来源:水分计厂家

红网时刻记者 黎鑫 通讯员 刘菁 长沙报道

正午的阳光,热辣地照在后湖的水面上,微风在波光粼粼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湖中心,这个汇集了近百个艺术家工作室的“桃花岛”上,旧房改造和管网建设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不久后,这里将成为长沙文创名企名家汇聚的后院和文创产业国际艺术园。

望着眼前这汪平静的湖面,看着这些正在赶工的建筑,赵荣军的内心五味杂成。“几十年了,后湖终于能以崭新的面孔迎接世人。”从一名湖边艺术培训机构负责人,到如今“桃花岛”的“岛主”――后湖国际艺术区的负责人,赵荣军见证了后湖从一个“培训湖”到“废弃之城”,再走向“艺术之湖”的蝶变之路。

流年弹指一挥间,湖水静默无言,赵荣军守着这一湖水,并为它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未改造前的后湖周边照片。

别人眼中的另类

创业之前,赵荣军的求学和上班经历,都不按常理出牌,是同学、同事眼中的另类。

“我们那个年代,学艺术的人很少。”赵荣军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他在家乡永州双牌县,通过美术专业考上本科大学,成为当地第一人。这在很多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因为,当时学校里没有专业的美术老师和场地,全校仅4名美术生,大家都认为他们就是在混日子。

但是,赵荣军不想被别人看扁。为了学到真本事,他每天都会跑到县文化馆,找具有美术基础的馆员求学专业知识。这位馆员也被赵荣军亲切地称为美术启蒙老师,“那时候条件差,我的美术专业基础大部分都是通过野路子学的。”

赵荣军回忆,当年,他高高兴兴地捧着湖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回到家时,他的父母并没有第一时间恭喜他,而是带着一脸疑惑问他,“这是不是正儿八经的录取通知书?”

在大学期间,赵荣军的成绩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起伏,大一他的专业成绩全班第一名,大二时很少有时间呆在教室学习了,却成了最后几名。“我突然觉得成绩好不一定有用,我要开始投资自己。”赵荣军一反常态,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开始和别人合伙办培训机构。期间,电脑课开始成为各大高校的一门新兴课程,不满足于课堂那几十分钟的接触电脑时间,赵荣军在1997年花费8000元买了一台电脑,这在当时,是许多人连想不都敢的事。

“我花这么多钱买电脑,并不是为了玩,我是要自学3DMAX和CAD。”赵荣军总结自己的大学生活是非常不安分,总想折腾点事。

直到大学毕业时,他也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规规矩矩地到分配的单位报到上班,而是进入一家日资房产企业上班。

得益于大学期间的折腾,赵荣军除了有美术专业知识傍身之外,还拥有良好的电脑操作能力和专业设计基础。他将自己的艺术思维运用到房产设计之中,其设计作品别具一格,深受领导和客户的喜爱。上班5年,他从一名设计师,连升八级,到了公司副总裁的职位。

“我觉得干到头了。”赵荣军又一次展现“另类”的一面,2003年,他辞去工作,开始想自己创业。这5年期间,他为日本设计了很多建筑和城市规划图,其中,旧城修复与旧建筑改造的案例,在他心目中埋下了一颗“不安分”的种子。

未改造前的后湖周边景象。

扬名艺考培训

零起步创业,路在何方?

赵荣军经过一番思索和考察,将方向锁定在设计和教育领域。而他的母校湖南师范大学人才荟萃,附近的培训教育产业正蓬勃兴起。

2003年,赵荣军回到母校周边,在后湖所在的杜家塘,办起了艺术类培训机构。此后几年时间,后湖片区依托毗邻湖南师范大学的优势,迅速吸引了200余家培训机构扎堆于此,学生有近5万名。后湖周边的杜家塘和黄鹤村八组也因此成为了全国有名的“培训村”。

“村民们都争先恐后把房子租给培训机构,有些人家还在空地、菜地搭建临时建筑,以供出租之用。”赵荣军回忆,随着培训机构的相继落户,黄鹤村八组的房价也是水涨船高,村民靠租房的收入相比以往种菜翻了近10倍。

一时间,这里人潮涌动,小商小贩密集,成为了第二个“大学城”。

创业初期的赵荣军正在指导学生画画。

赵荣军创办的长沙众森美术学校凭借先进的管理理念,以及雄厚的师资力量,短短几年间,就领跑后湖片区所有美术培训学校。那时候,在所有美术培训学校,大家都视“众森管理模式”为行业标杆和学习对象。

但是,繁荣的培训产业背后,也给后湖以及周边的生态环境,带来了毁灭性的伤害。几年间,这里的临时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本来地下管网建设就不完备,培训机构的生活垃圾、污水等,大多数都偷偷排进了后湖,臭气熏天。

据2015年长沙市全面启动拆违复绿环境整治的数据显示,当年,后湖片区共拆除了60余万平方米的临建和违建。“足见当时的培训村是‘名不虚传’啊。”赵荣军说。

嘈杂的环境、不完备的配套,赵荣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终于,在2006年,他下定决心将培训机构搬出后湖片区,并在王家湾租赁了一栋酒店毛坯房当做新的“驻扎地”,成为后湖片区第一批出走的培训机构。

众森美术学校的搬走,也推倒了培训机构撤出后湖片区的第一张多骨诺米牌。此后,培训机构相继撤出,到2008年,曾经人潮拥挤的后湖片区,彻底安静了下来。连当地的老百姓也不远住在这里,纷纷在周边小区购买了住房。

垃圾厂、废品回收站、仓库……取代了以前的培训机构,人流量越来越少,当地人开始称这里为“废城”。

2014年,经过第一次旧城改造后的后湖片区。

二进后湖改造旧城

搬出后湖片区的众森美术学校依然做得风生水起,独立的教学楼,封闭式管理,教学质量始终处于前列。

但是,不安分的赵荣军又开始思考:培训行业经过爆发式增长后,再努力也是产业的末端,招生方式“不阳光”、利润低……各种乱象丛生的培训机构,亟需转型来改变当前的模式。

赵荣军想过建专门的艺术学校改变现状,并为此东奔西跑了3年。然而,资金不够、拿不到地等方面的原因,他的这个转型思路最终只能停留在策划书上。

赵荣军并没有气馁。他在参观北京798艺术区时,突然回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日资房产企业的旧城修复与改造经历。艺术和培训能否同步进行?这个念头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从北京回到长沙后,赵荣军再次来到后湖片区。“这个时候的后湖片区,房租非常便宜,很多老房子都是空置在那的。”赵荣军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些老房子进行旧房重新规划,并打造成为艺术园区。

经过第一次改造后的后湖片区。

2012年,赵荣军拿出50万元,租下了后湖中心的“桃花岛”。“我当时也是在赌博,因为,说不准哪天这里就被征收了。”赵荣军介绍,租下“桃花岛”后,他投入1800余万元资金,对这里的老旧建筑进行了修复和改造,让这个“废城”焕发出艺术的气息。

有了艺术场地,还得有艺术家入驻。赵荣军又东奔西走,通过各种渠道吸引了70余名艺术家在此开办工作室,其中也不乏朱训德、段江华、杨志坚等“大咖”的工作室。

“我的思路是做‘阳光教育’。”赵荣军说,艺术家在工作室内不仅可以创作,还可以进行艺术教育培训,只不过这种艺术教育培训和其他培训机构不同,“我们是等学生找上门。”赵荣军说,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中间环节,对学生和工作室都有利。2017年,他还把这种“阳光教育”的模式引入到永州,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2015年,后湖正式启动综合整治,通过道路建设、截污治污、拆违提质、生态治理、产业发展五大工程,将后湖片区打造成长沙市中心城区宜居宜业的生态治理示范区。按照相关政策,这些老房子不用拆除,将保留其自然生态与艺术生态。这个突然降临的“幸福”,让赵荣军兴奋了好久,因为他赌对了。

后湖正式启动综合整治后,各类建设正如火如荼建设之中。图为赵荣军在现场查看建设情况。

目前,后湖片区布局湖大路、麻园路等7条市政道路已竣工通车,拆除违章建筑3118栋60余万平方米,后湖清淤、截污、箱涵、河湖连通、水循环、水生态修复工程已完成,驳岸景观工程已完成80%的工程量,脚手架艺术馆全面竣工……

后湖提质改造规划图。

赵荣军的打造艺术区的梦想即将照进现实。“我只是烧了一把火,把政府的决策烧燃了起来。”赵荣军说,他的坚持和付出,终于等来了政府部门的认可和支持,后湖也必将以诱人的姿态寄居于岳麓山下。

一个人,一湖水,赵荣军与后湖的情愫缘起缘落,最终相融,就像湖面上的涟漪,虽有起伏,但最终还是会归于平静,融为一体。

大鸿彩票

超杀默示录破解版

大刀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