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分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分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巫山4年私建28座煤码头严重污染长江水质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38:15 阅读: 来源:水分计厂家

巫山:4年私建28座煤码头严重污染长江水质

江面上漂浮的细煤灰尘有几公里,远远望去,就像一层油污。一遇大风,把煤尘吹起来,会使附近两公里的地方都披上一层黑霜……地处长江三峡腹腔的重庆巫山县,在短短4年时间里私建了多达28座的煤炭和散货码头,造成三峡库区水质的严重污染。随着巫山县政府的强势介入,一场声势浩大的私建码头整治行动正在进行。

私建码头围啃神女峰大煞风景

保卫三峡库区绿水青山 巫山面临两难抉择

2006年12月31日,长江巫山畔。所有的生气似乎都被厚厚的煤灰所掩埋,黑色的村庄,黑色的山谷以及码头上川流不息的黑色人群。在记者的眼中,巫山云雨的美好镜像早已荡然无存。

这一座地处长江三峡腹腔的旅游城市,环境变得如此糟糕,皆因煤矿业的兴起,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06年11月9日,巫山县相关部门对全县长江涉水的大溪、巫峡、两坪、三溪、抱龙、培石和地处大宁河的龙井、大昌等8个乡镇的44座煤炭散货码头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重庆港巫山港区总体规划》内只有16座,规划外竟达28座!

该县认为,规划外非法私建的煤炭散货码头打乱了港区码头建设秩序,非法占用土地,污染了库区水质。据悉,该县已经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计划从2006年11月9日起,历时半年时间,加强对沿江沿河码头,特别是煤炭码头的专项整治工作。

一场以保卫三峡库区环境为名义的战役开始打响。

私建码头沿江排开

老谢的散货码头位于长江北岸的巫山县巫峡镇西坪村,而这一区域,将成为政府规划内的煤炭码头新建用地。老谢的码头投资200多万、占地1万多平方米,于2005年9月开始营运。“在巫山县,这是最大的私营码头,”老谢不无自豪地表示:“我建的是一个综合性码头,除运煤炭,更多的是运百货日用品。”

“那些小煤坪(煤炭码头),都是规划外的。”老谢站在码头的公路边上,左手扇着货车轮扬起的灰尘,右手直指长江南岸大声地对记者说。

顺着老谢指引的方向,眺过江面,4个煤炭码头散落在长江南岸,依山而建,直看呈漏斗状,相互之间距离不过几百米。几个码头,已把江岸染成了黑色。因为没有货船前来装载,很容易被不熟悉的人误认为是废弃的小煤窑。

根据巫山县官方提供的数据,整个巫山在《重庆港巫山港区总体规划》内的码头有16座;规划外的28座,其中包括已建的20座和在建的8座。私建码头总投资10382万元,占用荒山、林地、耕地多达24.26万平方米。其中,位于南岭村的私建码头就多达26座,加之规划内的煤炭码头总计达42座。

“在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这几家,”老谢说,巫峡镇南岭村是整个巫山县私建煤炭码头最为严重的地方,虽是一江之隔,要到那些煤炭码头现场得绕很长一段路,“往下游走,过长江大桥到对岸,再绕回走。”

被煤灰掩埋的江岸

南岭村的众码头在巫山新县城5公里的上游。

记者的出租车从老谢的码头出发,半个多小时后来到南岭村。据南岭村支书欧昌海透露,南岭村3个社的煤炭码头沿长江四公里排开,相对集中的是南岭一公里到向家屋场有14座、龙王沱(音)11座、龚家湾12座,其它的都散布在长江沿岸的其它地方。

在进入南岭一公里时,司机显得很谨慎,因为前两天下雨,路面煤浆很多,加之大车重压之后,更是凹陷不平。出租车司机担心抛锚,走至一半,不走了。

记者看到,满载煤炭、重达20多吨的大货车在该段路面上来回颠簸,村级土路的路面被锻压,凹陷最深达20多厘米。

南岭村一社村民龚成全说,自从煤炭码头建成后,这里的路就越变越烂。“今天还好些,如果是在烈日下,席卷起漫漫粉尘,行人几乎睁不开眼。严重时,车内能见度仅在几米范围。”

公路沿线村民房屋的一楼门窗大多被煤灰、泥浆覆盖。记者推开一户村民的家门看到,房屋之中的家具、电器、被褥满是灰尘,室内的窗帘用手轻轻一弹,煤灰飞扬。

龚成全说,公路沿线两侧的居民几乎家家紧闭门窗。到了热天,宁可躲进室内忍受酷暑,也不敢出来。“有时,车子跑起来扬起的石头会把门打坏,楼通常不敢住人。”龚成全随即又补充说:“污染太严重了,每天洗一次头都没用。我家今年的桔子就因为煤尘污染,没有收成。”

更为严重的是,有村民告诉记者,如果是夏天暴雨,很多煤尘或煤炭直接就被冲到江里去了,那时“江面上漂浮的细煤灰尘有几公里,就像一层油污。一遇大风,把煤尘吹起来,会使附近两公里的地方都披着一层黑霜。”

在记者眼前,来来往往的货车正向码头倒煤,码头下,运输机正把煤扬起来抛向船舱。一位码头工人在寒风里打着赤膊,煤灰粘着汗水把他装扮成了黑人,惟有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我靠这个挣钱,习惯了。”

放亦忧收亦忧

私建码头引起了巫山县政府的注意。

据巫山县码头专项整治办公室调查,在三峡工程三期蓄水到156米后,巫山境内江河因水位上涨,支流平水延伸,为航运事业的发展创造了好条件。

据巫山县码头专项整治办公室调查,在三峡工程三期蓄水到156米后,巫山境内江河因水位上涨,支流平水延伸,为航运事业的发展创造了好条件。按港区总体规划,原来的煤炭散货码头需复建或新建。此时,不乏急功近利者违反规划,私自择地抢建煤炭和散货码头。

巫山政府在调查后得知,列为重点整治的规划外28座私建码头,占地78335平方米,投资2532万元。官方认为,私建码头破坏了码头经营环境,同时非法占用土地,污染了库区水质。2006年11月9日,巫山交通局局长晏大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全面规范码头建设秩序很有必要。”

记者在巫山县采访时得知,该县成立了由巫山县纪委、监察局、交通局、建设委员会、环保局、地方海事处等单位为成员的码头专项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开展对码头的整顿治理工作。从2006年11月9日起,工作小组将综合治法,历时半年时间,加强对沿江沿河码头,特别是煤炭码头的专项整治工作,其原则是“坚持有利于保护环境,有利于树立长江三峡、小三峡等风景名胜区的旅游形象,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和有利于符合规划规范、堵疏结合、引导发展”。

据《巫山报》报道,这次整顿实行“三个一批”,即:规范一批、疏导整合一批、取缔一批。整治时间截止2007年5月31日。对于目前整治过程和现状,有官员坦言“不容乐观”,因为当地围绕码头已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链。

三峡工程由建设转入建设与管理并举,意味着收获期的到来。定位于生态经济区的库区在实施生态经济发展战略中,必须走一条经济协调发展、环境有效治理的新路。当煤炭产业占其主导地位时,让煤炭产业“销声匿迹”显然是不现实的,只有再次发展环保型的产业,代替农民的务工之需。